My盛Lady--有过去的男人

不知道是否因为从他那些栋笃笑里的一句一句嬉笑怒骂嗅出了太多个人味道,黄子华在tvb的角色特色也不得不跟着翻寻味,今次的my盛lady,他不查案也不再打救大大小小的生意仔,开始打救“盛女”,但角色依然有他或者说是tvb的他所独有的那种模式:草根小强心态,嘴贱溅一身血,内心却柔软脆弱成黛玉拜山时拜的花。
用占星术语讲,这是典型的日处月鱼男,由于处女和双鱼是对宫星座,所以这个人的里外成相反词,但又有着某种统一。处女座追求真相,双鱼座追求感情,基本上教主每次打救一位盛女的路数都是先无所不用其极令到女人先找到和认识到真正的自己,然后抓住感情受落的要害,一击即中。于此同时,教主本身亦是需要被打救的一个,这个从头到尾揽嘢上身的角色本身就是一个身上背负著故事背负著过去又无法放得低的人,这就好像一个瘾君子,他只有不断加强同样的刺激才能令自己忘记无法打救自己的痛苦,处女和双鱼都是逃避高手,前者用刁钻挑剔龟毛的言语与恶习为自己竖起高高厚厚的墙壁令人看不到真实的自己,后者用游刃有余滑到脱手的无下限高情商来掩饰自己极易崩溃极易攻陷的内心。
开播之前看了一篇几好的专访,他说在这套戏里落咗好多私人情绪,看到最后laura搞得教主紧张失控时刻缩成一团的状态,我开始相信,这次他真系去得几尽,所以当广男揽住被windy飞咗N次的善男也跟住流马尿时,个句“第日我好惊见不到我个仔返工”的台词我真担心也是他的私人情绪。
不知道看过黄子华栋笃笑的人会否都会和我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其实这个人是一个把自己收得很严实的人,台上你可以看到他豁出去剖析“自己”个样得25岁,台下再看到那个极沉默极谦卑的他瞬间又返番53岁,他曾讲D观众好天真嘅以为电视里个个就系真实个个,但你系采访里讲你落咗好多私人情绪,D观众就真会认为某某处戏你嘅私人情绪了啵,而这个观众就是我。
这片子拍的是成班盛女,亦是拍比女人看,但却用咗一个男人的视角和态度去sell——无论是200磅,是男人婆,透明人,神叼,抑或是低B无知少女,只要你肯认出真正的自己,接受真正的自己,就会有真正的感情打救你,管你是飞蛾,还是火,知道自己是飞蛾还是火才是最重要——而负责sell呢D桥的教主亦没有将自己摆到真正高不可攀的教主位置,也许没遇到laura,今时今日的教主不是扮坏男人,而是真正的坏男人,因为他不会意识到一句有意无意的撩拨会触动一个女人心里的情感水喉,他给自己戴住一只菜刀戒指,就好像至尊宝给自己戴住紧箍咒一样,伤害过人先知道被伤害是怎样的痛法,而若不是这样,他不会识得看穿扮港女的花女,更不会懂得珍惜花女,教主先系这个故事里最先需要被打救个个,他亦是故事里最后被打救个个,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等待被打救,教主这个角色的存在感似乎就是要将这句话变成,每个人都会被打救。而有D人好好彩,有D人唔好彩,但都系早晚的问题。
这种feel,与黄子华比人的feel,他个D栋笃笑的feel,似乎也有着某种统一,他贱格衰格的时候句句入肉戳中要害,忍不住声声嫌弃,他低了头抿住嘴声音低沉哽咽时又忍不住要个心喇住喇住,分不清哪个先系真正的他,但点样的他都似乎好受落好中意,中意个种有故事有过去的男人才会不小心流露出的味道。
教主想讲的嘢好易明,衰系衰在拍片的人似乎没讲明白,亦有些走了味道。
拿到奖杯的时候,黄子华说自己相信这个奖是一个累积,所以无论my盛lady点样都好,对他来说,相信这也是一种缘分吧,毕竟时机偏偏选中在这部剧的时候形成了质变的突破点,咁,总有D原因嘅。
最后想说,在那篇采访里,他还说自己一把年纪但对感情还有期望,20集毕,回头望番教主个样,想想他说过的那些“金句”,祝福你,黄子华。

百度搜索; 360搜索; 搜狗搜索;

评论加载中..

随机推送文章